深度解析:成品油逃稅體系化整治

來源:稅海競帆 作者:稅海競帆 人氣: 時間:2021-05-17
摘要:所謂隱性資源,是指未被國家統計局納入官方統計范圍內的成品油資源,這類資源往往通過各種方式規避、偷逃了大量成品油消費稅,并在非法加油站甚至一些正規的加油站銷售。

  前言:所謂隱性資源,是指未被國家統計局納入官方統計范圍內的成品油資源,這類資源往往通過各種方式規避、偷逃了大量成品油消費稅,并在非法加油站甚至一些正規的加油站銷售。這類問題油品的存在,直接導致每年數以千億計的國家財政收入流失,也嚴重擾亂了成品油市場的公平競爭秩序。

  觀點:將消費稅由生產端后移至消費端,或是解決問題的有效手段。

  2020年,官方統計的全國汽柴油表觀消費量為25279萬噸,考慮到“隱性資源”,估計全年汽柴油實際消費量約為34709萬噸。也就是說,我國2020年隱性汽柴油資源消費量接近1億噸,在汽柴油實際總消費量中占比近30%。多位業內知情人士對記者表示,隱性資源橫行成品油市的現象存在已久,但近幾年開始呈現愈演愈烈的趨勢,亟需加以重視并嚴格管控。

  前期文章

  根據我國稅法規定,成品油生產環節(即煉油環節)要征收消費稅。稅務機關可以發現存在煉油環節的重要線索就是開出發票上的貨物品名由化工產品變更成燃料油。為了逃避消費稅而不被稅務機關發現,石化行業普遍采用油、票分離的銷售模式。具體來說,油品賣方(可能是原油開采/進口企業,也可能是石油貿易企業)聯絡好成品油最終采購企業,談定交易價格,并最終向成品油買方交付貨物。在交易過程中,煉油的環節(包括原油開采/進口企業完成煉油后直接對外銷售成品油以及由煉廠將化工產品生產為成品油兩類情況)不開發票或仍開具化工產品發票(沒有繳消費稅),發票經由變票企業開具為燃料油發票,并最終開給成品油買方。這就導致油品交易線上實際的油品交易主體與發票上載明的購銷交易方出現偏離。

  在嚴打走私柴油高壓態勢下,享受關稅優惠政策大量進口的輕質循環油,在調和加工后形成非標柴油,以低價迅速擠占市場,擾亂成品油市場秩序,造成巨額稅收流失。這是一種成品油偷逃稅的新模式!

  舊手段:一般會采用油、票分離的銷售模式。具體來說,油品賣方(可能是原油開采/進口企業,也可能是石油貿易企業)聯絡好成品油最終采購企業,談定交易價格,并最終向成品油買方交付貨物。在交易過程中,煉油的環節(包括原油開采/進口企業完成煉油后直接對外銷售成品油以及由煉廠將化工產品生產為成品油兩類情況)不開發票或仍開具化工產品發票(沒有繳消費稅),發票經由變票企業開具為燃料油發票,并最終開給成品油買方。這就導致油品交易線上實際的油品交易主體與發票上載明的購銷交易方出現偏離。

  01、變名銷售

  02、無票銷售

  03、左手倒右手

  04、票貨分離

  新手段:原料零關稅進口,勾兌循環油替代走私油

  國家對走私成品油打擊力度不斷加大,但自2019年以來,沿海一些社會經營商,利用零關稅進口的輕質循環油加工調和非標油大量流入市場。

  輕質循環油是原油生產的一種中間循環物料,與航空煤油簡單調和后即形成非標柴油,成本低廉、工藝簡單。輕質循環油大量從東盟成員國、韓國等地進口,享受優惠稅率甚至零關稅。

  圍繞此類非法油已經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產業鏈:貿易商進口再銷售給調油商——調油商調和成油賣給批發商——批發商分銷到建筑工地、廠礦企業或“自流黑”(即自設罐、流動加油車和黑油點)——“自流黑”再向終端車輛零售。

  業內人士稱,這兩處都是輕質循環油調和點,非標油再從這里運往社會加油站、建筑工地或直接銷售給終端車輛。

  “以前‘走私油’,現在‘循環油’。“初步統計,2020年僅廣西市場非法油消費約200萬噸,包括海上走私成品油以及陸上加工的非法油,其中約100萬噸是由輕質循環油調和而成的柴油。”

  每噸流失稅收至少1500元,含硫量超標最高達1700倍

  輕質循環油非標油以低價擠占市場,批發、銷售環節利潤巨大,造成國家稅收嚴重流失。同時,此類油品品質達不到國六標準要求,一些指標嚴重“爆表”,成為“移動的污染源”。

  業內人士分析,以2020年7月為例,進口商進口輕質循環油價格約為每噸3100元,非標油市場批發價約為每噸3650元,零售價格約為每噸3750元,而同期合規經營企業的柴油批發和零售價格約為每噸5350元和6400元,差價分別高達1500元和2650元。一些“黑油點”銷售輕質循環油非標油的價格,最高達每噸近4700元,整個產業鏈利潤最高可達約50%。

  調查發現,一噸成品柴油在煉化環節征消費稅約1400元,銷售環節征增值稅約130元,還要繳納其他稅種,即使考慮部分非標油在銷售環節已繳稅,平均每噸流入市場的非標油在稅收環節至少流失1500元。

  “輕質循環油非標油售價低、利潤空間巨大,可以說賺的就是稅錢。”“僅廣西市場每年約100萬噸輕質循環油非標油的流通量,相當于偷逃了十幾億元的稅收。”

  打擊面臨“無法可依”困境,市場治理難度大

  2019年8月有關部門取消石油成品油批發倉儲經營資格審批,并將零售經營資格審批下放到地市級人民政府。2020年7月1日,《成品油市場管理辦法》和《原油市場管理辦法》被廢止。上述兩個辦法廢止后,有的調油商認為市場完全放開了。

  相關法律法規缺失,還造成公檢法機關在打擊非標油過程中認定不同。經調查了解,閃點低于60攝氏度的油品屬于危險化學品,可按《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進行處罰,數額達到一定標準即可入罪。

  近年來公安機關查獲的以輕質循環油為代表的非標油中,送第三方機構檢測發現,極少有油品閃點低于60攝氏度。說明,不法分子通過改進工藝提高閃點,逃避法律制裁。

  正文部分

  逃稅油品份額越來越大

  隱性資源主要包括兩部分:一是地方煉廠調低汽柴油收率,通過瀝青、粗白油、輕循環油等化工品口徑流出的汽柴油品;二是混合芳烴、輕循環油等調和組分的進口。

  據了解,我國目前在生產端和進口端對包括汽油、柴油、石腦油、溶劑油、潤滑油、燃料油等在內的油品征收消費稅,其中汽油消費稅為1.52元/升、柴油消費稅為1.2元/升。與此同時,我國汽油、柴油消費量巨大,刻意規避、偷逃消費稅現象突出,其中又以調和油、非標油為逃稅“重災區”。這些油品往往并不以成品油的名義入市,而是成為隱性油品資源,通過各種渠道變相流入市場,每噸油可規避上千元的消費稅。

  這種情況在很多省都有。有的煉廠為了逃避消費稅,生產出的汽柴油產品以其他化工產品的名目銷售,還有一些油品出廠后不能達到汽柴油標準,最后以組分的形式賣給了一些調油商

  生產端或進口端的一些輕循環油、混合芳烴等組分進入市場后,可以調和成符合汽柴油質量標準的產品。還有一些以各種名目的化工品銷售,但性質和汽柴油一樣。而這類組分和化工品并不在消費稅征收目錄之中,就可以規避甚至偷逃掉大額的消費稅。

  海關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進口的混合芳烴、輕循環油為2200萬噸,同比增長一倍。多位專家指出,這類進口資源的主要用途就是調和汽柴油,但因游離在成品油消費稅征收目錄之外,可規避掉消費稅。

  在此背景下,商務部石油流通專家尹強告訴記者:“偷逃、刻意規避油品消費稅問題越來越嚴重。不夸張地說,現在這種形勢已經席卷全國,尤其是2017年原油進口配額對部分地方煉廠放開以來,市場上流通的隱性油品資源份額越來越大,涉及的消費稅額度達到上千億元。”

  對市場公平競爭形成巨大沖擊

  大量隱性油品充斥市場,在造成國家財政流失的同時,也嚴重影響了市場公平。隱形油品通過規避汽柴油消費稅實現了價格折扣,從而擁有高達1500-2500元/噸的降價空間。

  這些隱性油品資源無論是來自煉廠、調和,還是來自進口,從銷售角度講,都已經進入了很多正規加油站,特別是民營加油站。很多省的國道上都出現了4元多一升的柴油。每升比正常的市場價格低了1—2元錢。很多都是在一些大的正規加油站出現,包括一些還算有名氣的企業的加油站。

  不管是不合規經營還是逃稅漏稅,隱性油品對整個成品油市場都是一種破壞,造成了市場競爭的不公平。合規經營的企業成本高,不合規經營的成本低,兩者并不站在同一個競爭起點上,這就是對市場最大的破壞。”

  規避、偷逃消費稅的油品會造成成品油市場混亂。按理說,大家都應該依法依規經營,不法企業偷逃或刻意規避消費稅,逐漸會造成‘劣幣驅逐良幣’的后果,對合法經營的企業不公平。

  負面效應已開始在市場上顯現

  今年以來,主營單位的柴油銷售異常困難,很多單位銷售量同比下降了一半以上,客戶突然沒了。隱性資源相當于用極高的優惠侵占了正品市場,正規經營活不下去,無論是對市場秩序還是對整個經濟運行,都有比較深層的危害。正品市場份額加速流失,逼得大家也都去買沒交稅的油,最后大家都回不到正品市場了。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隱性資源中,有一小部分是質量不達標的。比如進口輕循環油調和成的柴油,它的硫含量可能只相當于原來國三、國四的水平,對環境的危害很大。

  大部分油品通過調和的手段很容易達到環保部門、質量部門的標準,但標準范圍之外的一些指標差于主營煉廠產品是普遍現象,肯定會帶來一定的環境影響和安全風險。

  此外,大量隱形油品流通于市場,還造成國家統計數據失真,這會導致國家對宏觀經濟走勢產生誤判,對下一步經濟活動安排造成影響。去年基本上判斷汽柴油市場是在萎縮,但是加上市場上不收稅的隱性油,其實是在增加的。

  專家建議征稅環節后移

  針對當前的種種問題,在多位受訪專家看來,將消費稅由生產端后移至消費端,或是解決問題的有效手段。

  “現在成品油消費稅是在煉廠收的,這個環節抓不住的話,大量資源就會流向市場,造成市場混亂。”李振光表示,“要么在現有基礎上加大管理力度,要么將消費稅后移。其中,后移是大趨勢,應該加快推進。”

  把成品油消費稅征收環節從進口和生產環節后移到消費環節,相當于監管任務落到了各個地方政府。同時,成品油消費稅可由中央稅改為中央與地方共享稅,讓地方對相關稅收的監管更有積極性。

  據了解,目前多個省市加油站都安裝了稅控系統云平臺,能夠實時監測加油量,使當地汽柴油消費量能夠更真實、全面地體現。另外,由于這些數據可在稅控系統里體現,因此能夠為將來實現成品油消費稅后移提供現實基礎。

  成品油消費稅最終還是應回歸到消費稅的本質,在消費端通過稅控系統重點監控加油站,但消費稅后移也不是一勞永逸的解決措施。“目前全國有十萬多家加油站,相較于煉廠,帶來的監管壓力會更大,這就更需要常態化的監管。

  從政府監管角度講,應該有一個覆蓋全部產業鏈的大數據系統,進行現代化、全鏈條、可追溯的全方位信息化監管。目前我們的信息化監管只在個別環節運用,并且是按品名收費,監管的空白點很多。從原油到裝置進料,包括出來了哪些組分、銷售出廠哪些產品、去向哪些客戶,都應該記錄在案,實現產品流向、油品資源整體的掌控。最終形成一個長久的治理體系,進行常態化管理。

  結論丨是時候整治逃稅油品了

  在高度重視數據統計的油氣領域,竟然存在每年近1億噸成品油游離于官方統計和稅收監管之外的事情,這著實令人意外。作為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晴雨表”和產業發展規劃制定的關鍵“參考系”,成品油生產和消費市場的合法合規運行,對于一個國家和地區的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大意義。在此背景下,我國當前愈演愈烈的成品油逃稅問題,必須引起行業企業,尤其是主管部門的高度重視。

  成品油消費稅自上個世紀90年代正式確立以來,歷經多次改革、調整,逐步形成了目前較為完善的稅費體制和價格機制。征收消費稅的初衷,是為了規范政府收費行為,依法籌集交通基礎設施養護、建設資金。同時引導節約利用、有效抑制不合理石油消費需求,以減少大氣污染物排放,促進綠色發展。世界大部分國家也均對成品油征收不同程度的消費稅,對于原油對外依存度已超70%的我國來說,成品油消費稅顯得尤為必要。各國實踐也已充分證明,成品油消費稅對于產業健康、高效發展具有巨大調節作用。換言之,目前我們應該討論的,不是成品油消費稅該不該征收的問題,而是如何更合理征收的問題。

  我國每年成品油消費量達3—4億噸,涉及的消費稅規模巨大。征收工作稍有差池,就會造成巨額稅收流失,也將直接影響消費稅的市場調節作用能否充分發揮。但現如今,在利益驅動下,一些生產企業甘愿冒險,利用變名、無票、變票、票油分離、調合油等多種手段,與國家稅務部門玩起“貓捉老鼠”的游戲。而每年上千億元的逃稅規模,意味著涉事企業已成為稅收領域的“碩鼠”;“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市場份額,更是凸顯了逃稅問題的嚴重性。茲事體大,不可不察。

  事實上,偷逃消費稅在成品油市場早已是“潛規則”。“要不要票?”簡單4個字背后,隱藏著買賣雙方長期形成的“心知肚明”??陀^來講,以往偷逃成品油消費稅行為數量相對有限,并未形成大的氣候。但近年來逃稅油品資源量越來越大,在造成國家財政巨額流失的同時,嚴重違背了整個市場的公平競爭精神、損害了守法企業的公正合法利益。成品油逃稅這顆“毒瘤”已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而治頑疾必須用重典。

  逃稅成品油之所以市場份額陡增,一大誘因是偷逃掉消費稅能夠帶來巨大價格優勢。尤其對消費柴油的大貨車、工地機械等耗油大戶來講,加滿一箱1000升的柴油箱,能省下1000—2000塊錢,加10次能省下1—2萬塊錢,何樂而不為?

  從短期和局部來看,低油價對于消費者來講無疑是好事,但需要理性認識到,從長遠和整體來看,逃稅成品油引發的“劣幣驅逐良幣”效應,最終將會給整個產業和全體消費者帶來巨大傷害。在低價“問題油”的沖擊下,正規經營的加油站市場份額將加速流失,并在市場中形成惡性循環:為保住市場份額,加油站被迫采購“不合規”的油品;正規煉廠產品市場份額被侵占,只能降低加工量甚至停產……

  由此觀之,逃稅苗頭必須盡快掐滅。成品油市場的有序運行離不開公平的競爭環境護航,逃稅破壞的不只是稅收資金,更是整個市場的公平競爭生態。無規矩不成方圓,不應再讓逃稅成品油放任自流。

  “種一棵樹最好的時間是十年前,其次是現在。”是時候出重拳整治逃稅成品油了。

  2021年5月14日,財政部、海關總署、稅務總局聯合發布文件,將進口相關調油組分納入成品油消費稅征收范圍,徹底堵住了進口端的逃稅漏洞,這為逃稅成品油治理開了個好頭。

  附件:

  5月14日,我國財政部、海關總署、稅務總局聯合發布《關于對部分成品油征收進口環節消費稅的公告》,公告稱,從2021年6月12日起,將對混合芳烴、輕循環油及稀釋瀝青征收進口環節消費稅征收1.2-1.52元/升不等的消費稅,引發市場強烈反響。我們分析,征稅有助于維護公平合理的市場秩序,促進我國石油行業高質量發展,利好中石化等石油央企。從三類油品看,稀釋瀝青征稅對當前市場影響最大,其次是輕循環油,混合芳烴影響相對較小。具體分析如下:

  一、公告內容根據財政部官網消息顯示,為維護公平稅收秩序,根據國內成品油消費稅政策相關規定,將對部分成品油視同石腦油或燃料油征收進口環節消費稅,自2021年6月12日起開始執行。根據公告內容,我國將對進口混合芳烴和輕循環油視同石腦油,征收1.52元/升消費稅;對進口稀釋瀝青視同燃料油,征收1.2元/升消費稅。相關公告內容整理如下:2表:財政部對部分成品油征收消費稅情況公告內容涉及產品稅收政策折合噸油稅收對歸入稅則號列27075000,且200攝氏度以下時蒸餾出的芳烴以體積計小于95%的進口產品混合芳烴視同石腦油按1.52元/升的單位稅額征收1387元/噸(噸桶比以7.27、密度以0.87克/立方米計算)對歸入稅則號列27079990及27101299的進口產品輕循環油視同石腦油按1.52元/升的單位稅額征收1348元/噸(噸桶比以7.07、密度以0.89克/立方米計算)對歸入稅則號列27150000,且440攝氏度以下時蒸餾出的礦物油以體積計大于5%的進口產品稀釋瀝青視同燃料油按1.2元/升的單位稅額征收1276元/噸(噸桶比以6.69、密度以0.94克/立方米計算)數據來源:財政部、中信期貨等

  二、涉稅相關油品進口情況我國成品油供應環節較為復雜,不僅有煉廠生產的汽柴油等終端產品,市場上還充斥著大量的中間調油料。這些調油料多數不納稅,通過我國與東盟國家之間的零關稅通道,以化工品等名義進入終端市場,從而破壞了市場秩序,形成無序競爭,也對中石化終端供應產生了不利影響。財政部官網稱,近年來,少數企業大量進口混合芳烴、輕循環油和稀釋瀝青等,加工生產為不符合國家標準的燃油,流向非法經營渠道,危害成品油市場公平,存在較大社會安全隱患,造成環境污染。3混合芳烴進口稅號27075000,是調和汽油的主要原料之一。近年來,國內部分貿易商以混合芳烴名義變相大量進口汽油組分,從而進行汽油調和。據悉,進口混合芳烴的30%-50%都以調和組分進入汽油供應環節。近兩年來,我國混芳進口量大幅攀升。特別是2020年,在國際油價大跌的背景下,因“地板價”保護措施刺激調油商利潤,我國混芳進口量攀升至618萬噸,同比大幅增加118.9%。2021年一季度混芳進口量為173萬噸,同比大幅增加125萬噸,折合每月57萬噸。輕循環油(LCO)進口稅號27079990,是原油經過常減壓裝置處理后的柴油組分,可用于直接調和柴油或用作船用燃料等。據悉,輕循環油多來自韓國或者東盟一帶,幾乎100%用于調和柴油,嚴重沖擊了正常的柴油市場供應。近五年來,我國輕循環油進口量逐年走高,2020年進口量高達1576萬噸,同比大幅增加82.6%。2020年一季度,我國輕循環油進口量為458萬噸,同比大幅增加227萬噸,折合每月150萬噸左右。050100150萬噸中國混芳進口2021年2020 2019020406080100120140160180200萬噸中國輕循環油進口2021年2020 2019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4稀釋瀝青進口稅號27150000,是以天然瀝青、石油瀝青、礦物焦油等為基本成分的瀝青混合物,稀釋瀝青可作為瀝青原料,也可作為原油的替代品進行加工。據貿易商反映,當前中國市場進口的多數稀釋瀝青本質上是原油,特別是來自委內瑞拉的馬瑞原油。馬瑞原油通過換票等灰色手段,在地煉進口配額緊缺的情況下,大規模流入中國市場,2020年我國稀釋瀝青進口量大幅攀升至1650萬噸,同比增加1489萬噸。2021年一季度,我國稀釋瀝青總進口量為535萬噸,同比大幅增加464萬噸,折合每月進口近180萬噸。

  三、征稅政策相關影響分析此次部分成品油進口消費稅征稅在國內市場引起強烈反響,盡管此前市場已有傳言和預期,但加稅“靴子”落地仍引起高度關注。影響主要包括以下三個方面:一是沉重打壓混合芳烴、輕循環油、稀釋瀝青進口。據測算,消費稅征收后,這些調油料的成本增加在1300元/噸左右,經濟性大打折扣,征稅將對我國華南、華東一帶的調油商業務造成沉重打壓,特別是輕循環油按照1.52元/升征稅,稅率已高過柴油1.2元/升消費稅稅率。短期而言,由于部分貿易商提前有備貨,以及到正式征稅尚有一個月過渡期,市場或臨時增加實貨采購,以應對可能出現的供應問050100150200250萬噸中國稀釋瀝青進口2021年2020 2019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5題。但從中長期來看,混合芳烴、輕循環油、稀釋瀝青進口量將出現大幅下降,貿易空間基本萎縮,從而有助于進一步構建更加公平有效的市場秩序,為實現石油行業高質量發展保駕護航。二是從原油端來看,地煉或增加南北美地區重油采購。對于非國營煉油商來說,因進口稀釋瀝青不需要消耗進口原油配額,受到民營煉廠歡迎。近年來,我國山東地煉以稀釋瀝青名義大量進口不合規原油特別是委內瑞拉馬瑞原油,是推動2020年以來稀釋瀝青進口量暴增的主要原因。由于去年瀝青利潤較好,很多地煉新上了瀝青裝置,大量稀釋瀝青被用來直接生產瀝青。對稀釋瀝青征稅基本阻斷了這部分月均進口量高達180萬噸的原有渠道,地煉或選擇進口加拿大、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墨西哥等地重油來進行替代,從而推高南北美地區原油貼水。此外,稀釋瀝青斷供后,地煉進口配額緊缺現象或進一步加劇,未來地煉生產經營將受到更大限制。三是短期成品油市場特別是柴油供應趨緊。對混合芳烴和輕循環油征稅對汽柴油市場影響較大,特別是柴油市場。當前輕循環油每月進口量在150萬噸以上,且幾乎100%用于調和柴油,而混合芳烴進口量為50-60萬噸,且只有30-50%的混芳用于調和汽油。當前市場上用于調和汽油的替代產品較為充裕,如MTBE和烷基化油并未受此次征稅影響,因此對汽油調和影響相對較小,但由于混合芳烴多數來自歐洲重石腦油,我國混芳需求下降或對歐洲石腦油價格產生壓力。從柴油市場來看,輕循環油進口下降將極大影響短期柴油供應,推高柴油價格,在當前基建需求旺盛、煉廠集中檢修的情況下,甚至不排除可能直接影響到部分柴油出口。但從中長期來看,我國煉油能力接近9億噸,整體煉能充足,隨著浙石化二期、盛虹煉化等大型項目投產,成品油供應仍將繼續增加,此外,煉廠調節柴汽比仍有余地,因此此次征稅長期影響較為有限。綜上,本次財政部對混合芳烴、輕循環油及稀釋瀝青征收進口環節征收將沉重打壓市場不規范行為,利好中石化等國企、以及恒力石化和浙江石化等大型民營煉化,短期原油市場和成品油市場都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版權聲明:

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網除原創、整理之外所轉載的內容,其相關闡述及結論并不代表本網觀點、立場,政策法規來源以官方發布為準,政策法規引用及實務操作執行所產生的法律風險與本網無關!所有轉載內容均注明來源和作者,如對轉載、署名等有異議的媒體或個人可與本網(sfd2008@qq.com)聯系,我們將在核實后及時進行相應處理。

排行

稅屋網 |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糾錯

主辦單位:上海恒恪信息技術服務中心

運行維護:《稅屋》知識團隊    電子營業執照

地址:上海市青浦區華新鎮華騰路1288號1幢5層D區599室

滬公網安備31011502008096號 滬ICP備19018763號

  • 《稅屋》服務號

  • 訂閱號(未開通)

又黄又刺激的免费视频-又黄又免费的美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