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別合同中“合同價格”條款的財稅風險及其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系列研究

來源:肖太壽財稅工作室 作者:肖太壽 人氣: 發布時間:2020-06-18
摘要:壹 一、含有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款涉及印花稅繳納的財稅風險分析及其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合同中的合同價格條款是任何經濟合同中的核心關鍵性必備條款。該條款主要涉及到企業結算款的多少,決定了企業未來開具多少發票金額和繳納印花稅的多少,也是決定企業未...
baidu
百度 www.jasongringler.com

  一、含有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款”涉及印花稅繳納的財稅風險分析及其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合同中的“合同價格”條款是任何經濟合同中的核心關鍵性必備條款。該條款主要涉及到企業結算款的多少,決定了企業未來開具多少發票金額和繳納印花稅的多少,也是決定企業未來交易成功收入確認多少的依據,最終決定企業未來應申報繳納增值稅銷項稅額的依據。

  (一)印花稅繳納的涉稅風險分析

  在簽訂合同的實踐中,“合同總價款”在經濟合同中的“價格條款”往往體現為兩種簽訂方法:一種是在經濟合同中的“價格條款”中以包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總價款形式記載于合同中;另一種是在經濟合同中的“價格條款”中分別以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增值稅金額記載于合同中。這兩種合同簽訂方法應繳納的印花稅是一樣的。前者在繳納印花稅時的計稅依據是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總價格,即增值稅金額要繳納印花稅;后者在及哦按印花稅的計稅依據是不含增值稅的合同金額。因此第二種簽訂合同的方法比第一種合同簽訂方法節約印花稅。

  1、相關稅收政策依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暫行條例施行細則》第十八條第十八條按金額比例貼花的應稅憑證,未標明金額的,應按照憑證所載數量及國家牌價計算金額;沒有國家牌價的,按市場價格計算金額,然后按規定稅率計算應納稅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暫行條例》的規定,印花稅的計稅依據是合同金額,由于增值稅是價外稅,即價格本身不含增值稅,因此,計算印花稅的依據本身是不含增值稅。

  《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法》(征求意見稿)第五條第(一)項規定:“應稅合同的計稅依據,為合同列明的價款或者報酬,不包括增值稅稅款;合同中價款或者報酬與增值稅稅款未分開列明的,按照合計金額確定。”第(二)項規定:應稅產權轉移書據的計稅依據,為產權轉移書據列明的價款,不包括增值稅稅款;產權轉移書據中價款與增值稅稅款未分開列明的,按照合計金額確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暫行條例施行細則》第十七條同一憑證,因載有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經濟事項而適用不同稅目稅率,如分別記載金額的,應分別計算應納稅額,相加后按合計稅額貼花;如未分別記載金額的,按稅率高的計稅貼花。

  2、印花稅繳納的涉稅風險

  根據以上稅收政策來看,含有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款”涉及印花稅繳納的涉稅風險體現以下兩方面:

  第一,如果在一份合同中的合同金額記載的是含增值稅的合同金額,則印花稅的計稅依據為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額,企業將繳納更多的印花稅。

  第二,如果在一份合同中的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金額載有兩個或者兩個以上適用不同稅目稅率的經濟事項,而沒有分別記載不同經濟事項的合同金額的,則按稅率高的計稅貼花。這導致企業多繳納印花稅。

  (二)規避多繳納印花稅的合同簽訂秘訣

  根據以上稅收政策來看,如果在一份合同中的合同金額記載的是含增值稅的合同金額,則印花稅的計稅依據為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額;如果在一份合同中分別記載不含增值稅的合同金額、增值稅金額,則以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額作為印花稅的計稅依據。因此,為了節約印花稅,在簽訂合同時,務必在經濟合同中的“價格條款”中分別以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增值稅金額記載于合同中。具體簽訂秘訣如下。

  1、合同中的“合同價款(金額)”條款,一定要按照價稅分離的原則,分別簽訂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增值稅金額。簽訂合同價的格式為: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

  2、如果合同中涉及適用不同稅目稅率的經濟事項,則一定在合同中的“合同價款(金額)”條款分別約定不同稅目的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增值稅金額。簽訂合同價的格式為:不含增值稅金額的經濟事項1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不含增值稅金額的經濟事項2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

  二、含有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款”涉及增值稅稅率變化后的工程結算的財稅風險及其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一)財稅風險分析

  由于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款”在國家增值稅稅率變化后,結算工程款時按照變化前的增值稅計算還是按照變化后的增值稅稅率計算?好多人不明白這里里面的稅法原理,致使發包方與建筑施工企業承包之間在工程結算時,存在一定的財稅風險:發包方與建筑施工承包方少結算工程款,致使施工企業吃虧。

  例如:2018年6月簽到的含增值稅金額的建筑施工合同為1100萬元,2019年9月進行完工結算時,由于增值稅稅率由10%降為9%,因此,許多發包方認為:工程結算款為1100萬元×【1-(10%-9%)】,即1089萬元(1100萬元×99%)。

  其實以上算法是錯誤的。標準正確的工程結算是:第一步:將原來合同中的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按照10%還原為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款;第二步:將第一步計算的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款乘以9%的增值稅稅率計算出增值稅金額;第三步:將第一步計算的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款加上第二不計算的增值稅金額結算工程款結算總金額。具體的計算如下:

  1100萬元÷(1+10%)+1100萬元÷(1+10%)×9%=1090(萬元)。

  以上計算結果發現,第一種計算方法比第二種計算方法少了1萬元結算金額。

  (二)財稅風險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1、在合同中的“合同金額”條款中,必須約定: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

  2、在合同中的“工程款結算支付”條款中約定:國家增值稅稅率變動的風險由施工企業承包方承擔,根據增值稅納稅義務時間所確定的增值稅稅率進行增值稅金額的結算,如果增值稅稅率下降,則按照下降后的增值稅稅率開具發票時,則分三步結算:

  第一步:按照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原建筑合同額結算工程進度結算金額。

  第二步:按照以下公式結算增值稅金額:

  按照不含增值稅的原建筑合同額結算的工程進度結算金額×下降后的增值稅稅率

  第三步:將第一步和第二步的結算金額匯總就是最后的工程進度結算總金額。

  三、“合同價款”既含有貨物或設備價款又含有建筑服務價款的財稅風險及其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在建筑領域包工包料合同中,既涉及貨物或設備又涉及服務金額的混合銷售或兼營行為,在涉稅處理時適用的稅率不同,而簽訂合同有區別。如果合同沒有簽訂好,則存在一定的財稅風險。

  (一)建筑企業外購建筑材料或機器設備并提供施工勞務的財稅風險及其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1、稅收政策依據分析

  《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的通知》(財稅〔2016〕36號)附件1:《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第四十條:“一項銷售行為如果既涉及服務又涉及貨物,為混合銷售。”根據本條規定,建筑企業外購建筑材料并提供施工業務的包工包料合同是一種既涉及服務又涉及貨物的一項銷售行為,是混合銷售行為。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明確中外合作辦學等若干增值稅征管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42號),該文件第六條第二款規定:“一般納稅人銷售外購機器設備的同時提供安裝服務,如果已經按照兼營的有關規定,分別核算機器設備和安裝服務的銷售額,安裝服務可以按照甲供工程選擇適用簡易計稅方法計稅。”基于此稅收政策規定,建筑企業外購機器設備的同時提供安裝服務,如果已經按照兼營行為分別核算機器設備和安裝服務的銷售額,則機器設備銷售額按照13%計征增值稅,安裝服務既可以按照3%計征增值稅(發包方同意的情況下),也可以按照9%計征增值稅(發包方不同意的情況下)。

  2、財稅風險分析

  基于以上稅收政策分析,建筑企業外購建筑材料或機器設備并提供施工勞務的財稅風險分析體現以下兩方面:

  第一,建筑企業外購建筑材料并提供建筑勞務的包工包料的混合銷售行為的稅收風險是:施工企業將材料款、建筑勞務款分別按照13%、3%的增值稅稅率開具增值稅發票,導致施工企業少繳納增值稅,從而構成漏稅行為。

  根據財稅〔2016〕36號附件1:《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第四十條的規定,建筑企業外購非機器設備的建筑材料同時提供建筑(非安裝)服務,則建筑企業的稅務處理和發票開具如下:建筑企業將外購的材料和建筑勞務一起按照9%稅率計征增值稅,向發包方開具9%的增值稅發票。因此,如果施工企業將材料款、建筑勞務款分別按照13%、3%的增值稅稅率開具增值稅發票,導致施工企業少繳納增值稅,從而構成漏稅行為。

  第二,建筑企業外購機器設備并提供安裝勞務的包工包料的混合銷售行為的稅收風險是:施工企業將機器設備款、建筑安裝勞務款一起向發包方開具13%的增值稅發票,導致施工企業多繳納安裝勞務款的增值稅。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42號第六條第二款的規定,建筑企業外購機器設備的同時提供安裝服務的納稅處理如下:一是如果建筑企業與發包方簽訂包工包料合同時,在一份合同里分別注明:設備價款和建筑服務價款,則建筑企業按照兼營行為分別核算機器設備和安裝服務的銷售額,機器設備銷售額按照13%計征增值稅,安裝服務既可以按照3%計征增值稅(發包方同意的情況下),也可以按照9%計征增值稅(發包方不同意的情況下)。二是如果建筑企業與發包方簽訂包工包料合同時,在一份合同里沒有分別注明:設備價款和安裝服務價款,而是將機器設備和安裝勞務款合并寫在一起,則機器設備銷售額和安裝服務銷售額一起按照13%計征增值稅,建筑安裝企業向發包方將機器設備和安裝服務的銷售額一起開具13%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因此,第一份合同的簽訂可以致使施工企業少繳納增值稅,而第二份合同的簽訂致使施工企業多繳納增值稅。

  3、財稅風險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建筑企業外購建筑材料或機器設備并提供建筑施工勞務的財稅風險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如下:

  (1)如果建筑企業外購建筑材料并提供建筑服務的包工包料業務,則將建筑材料與建筑服務的金額加起來,載明在合同中的“合同金額”條款中。簽訂合同的格式為: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

  (2)如果建筑企業外購機器設備并提供安裝服務的包工包料業務,則必須在一份包工包料的建筑承包合同中的“合同金額”條款中分別約定:設備價款,安裝服務價款。具體的約定格式如下:不含增值稅金額的設備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安裝服務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

  (3)如果建筑承包企業有材料銷售范圍或經當地稅務部門進行稅種認定時,可以開具銷售材料或設備的銷售發票,則建筑承包企業與發包方分別簽訂兩份合同:材料或設備銷售合同,建筑服務或安裝服務的勞務合同。材料或設備銷售合同的“合同金額”條款的簽訂技巧:不含增值稅金額的材料或設備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建筑服務或安裝服務的勞務合同的“合同金額”條款的簽訂技巧: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安裝服務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

  (二)建筑企業銷售自產建筑材料或機器設備并提供施工勞務業務的財稅風險及其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1、稅收政策依據分析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進一步明確營改增有關征管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7年第11號)第一條給予了明確規定:納稅人銷售活動板房、機器設備、鋼結構件等自產貨物的同時提供建筑、安裝服務,不屬于《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財稅〔2016〕36號文件印發)第四十條規定的混合銷售,應分別核算貨物和建筑服務的銷售額,分別適用不同的稅率或者征收率。注意該文件中的“應分別核算貨物和建筑服務的銷售額,分別適用不同的稅率或者征收率”有以下兩層含義:

  一是在合同中應分別注明銷售貨物的金額和銷售建筑服務的金額;在會計核算上應分別核算銷售貨物和銷售服務的收入;在稅務處理上,銷售貨物按照13%,銷售建筑服務按照9%向業主或發包方開具發票。

  二是建筑企業可以與業主或發包方簽訂兩份合同:貨物銷售合同和建筑服務銷售合同。貨物銷售合同適用13%的增值稅稅率;銷售建筑服務按照3%(清包工合同,可以選擇簡易計稅方法,按照3%稅率計征增值稅)或9%的增值稅稅率計征增值稅。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明確中外合作辦學等若干增值稅征管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42號)第六條第一款規定:“一般納稅人銷售自產機器設備的同時提供安裝服務,應分別核算機器設備和安裝服務的銷售額,安裝服務可以按照甲供工程選擇適用簡易計稅方法計稅。”基于這個文件規定,建筑企業銷售自產機器設備并提供安裝服務服務的,必須按照兼營行為處理,機器設備銷售額部分,建筑企業向發包方開具13%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安裝服務銷售額部分,建筑企業向發包方開具3%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發包方同意的情況下)或開9%的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發包方不同意的情況下)。

  2、財稅風險

  根據以上稅收政策分析,建筑企業銷售自產機器設備、建筑材料的同時提供建筑、安裝服務的財稅風險主要體現如下:建筑施工企業沒有在合同中分別注明銷售自產機器設備、建筑材料和建筑、安裝勞務款的金額,在向發包方開具發票時,沒有按照兼營行為進行稅務處理,而是按照混合銷售行為進行稅務處理。即將自產建筑材料、機器設備和建筑、安裝服務金額一起按照13%的增值稅稅率向發包方開具增值稅發票,導致施工企業多繳納增值稅。

  3、財稅風險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建筑企業銷售自產建筑材料或機器設備并提供施工勞務業務的財稅風險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如下:

  (1)銷售自產建筑材料或設備的建筑施工企業與發包方簽訂一份包工包料合同,合同中“合同金額”條款必須分別注明:不含增值稅金額的材料或設備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建筑服務或安裝服務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

  (2)銷售自產建筑材料的建筑企業與發包方簽訂二份合同:一份建筑材料或設備銷售合同,一份建筑服務或安裝服務合同。建筑材料或設備銷售合同中的“合同金額”條款約定:不含增值稅金額的材料或設備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建筑服務或安裝服務合同中“合同金額”條款約定: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建筑服務或安裝服務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

  建筑企業銷售自產建筑材料或機器設備并提供施工勞務業務的財稅風險及其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1、稅收政策依據分析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進一步明確營改增有關征管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7年第11號)第一條給予了明確規定:納稅人銷售活動板房、機器設備、鋼結構件等自產貨物的同時提供建筑、安裝服務,不屬于《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財稅〔2016〕36號文件印發)第四十條規定的混合銷售,應分別核算貨物和建筑服務的銷售額,分別適用不同的稅率或者征收率。注意該文件中的“應分別核算貨物和建筑服務的銷售額,分別適用不同的稅率或者征收率”有以下兩層含義:

  一是在合同中應分別注明銷售貨物的金額和銷售建筑服務的金額;在會計核算上應分別核算銷售貨物和銷售服務的收入;在稅務處理上,銷售貨物按照13%,銷售建筑服務按照9%向業主或發包方開具發票。

  二是建筑企業可以與業主或發包方簽訂兩份合同:貨物銷售合同和建筑服務銷售合同。貨物銷售合同適用13%的增值稅稅率;銷售建筑服務按照3%(清包工合同,可以選擇簡易計稅方法,按照3%稅率計征增值稅)或9%的增值稅稅率計征增值稅。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明確中外合作辦學等若干增值稅征管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42號)第六條第一款規定:“一般納稅人銷售自產機器設備的同時提供安裝服務,應分別核算機器設備和安裝服務的銷售額,安裝服務可以按照甲供工程選擇適用簡易計稅方法計稅。”基于這個文件規定,建筑企業銷售自產機器設備并提供安裝服務服務的,必須按照兼營行為處理,機器設備銷售額部分,建筑企業向發包方開具13%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安裝服務銷售額部分,建筑企業向發包方開具3%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發包方同意的情況下)或開9%的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發包方不同意的情況下)。

  2、財稅風險

  根據以上稅收政策分析,建筑企業銷售自產機器設備、建筑材料的同時提供建筑、安裝服務的財稅風險主要體現如下:建筑施工企業沒有在合同中分別注明銷售自產機器設備、建筑材料和建筑、安裝勞務款的金額,在向發包方開具發票時,沒有按照兼營行為進行稅務處理,而是按照混合銷售行為進行稅務處理。即將自產建筑材料、機器設備和建筑、安裝服務金額一起按照13%的增值稅稅率向發包方開具增值稅發票,導致施工企業多繳納增值稅。

  3、財稅風險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建筑企業銷售自產建筑材料或機器設備并提供施工勞務業務的財稅風險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如下:

  (1)銷售自產建筑材料或設備的建筑施工企業與發包方簽訂一份包工包料合同,合同中“合同金額”條款必須分別注明:不含增值稅金額的材料或設備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建筑服務或安裝服務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

  (2)銷售自產建筑材料的建筑企業與發包方簽訂二份合同:一份建筑材料或設備銷售合同,一份建筑服務或安裝服務合同。建筑材料或設備銷售合同中的“合同金額”條款約定:不含增值稅金額的材料或設備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建筑服務或安裝服務合同中“合同金額”條款約定:不含增值稅金額的建筑服務或安裝服務的合同價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

  案例分析

  某鋁合金門窗生產安裝企業銷售安裝合同中的涉稅風險分析

  1、案情介紹

  甲公司是一家具有生產銷售和安裝資質的鋁合金門窗企業,甲公司銷售門窗鋁合金給乙公司,貨物金額為2260000元,安裝金額為550000元;為了降低稅負,甲公司如何簽訂合同更省稅?兩種合同簽訂方式:一是甲公司與乙公司簽訂一份銷售安裝合同,貨物金額為2260000元,安裝金額為545000元;二是甲公司與乙公司簽定了兩份合同:一份是銷售合同,金額為2260000元;一份是安裝合同,金額為545000元。以上金額均含增值稅,均通過銀行收取,假設不考慮增值稅進項稅金的抵扣,請分析甲公司應選擇哪一種合同簽訂技巧,其稅負最低。

  2、涉說分析

  (1)第一份合同的稅收成本分析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進一步明確營改增有關征管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7年第11號)第一條給予了明確規定:納稅人銷售活動板房、機器設備、鋼結構件等自產貨物的同時提供建筑、安裝服務,不屬于《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財稅〔2016〕36號文件印發)第四十條規定的混合銷售,應分別核算貨物和建筑服務的銷售額,分別適用不同的稅率或者征收率。

  基于此規定,甲公司應分別核算銷售收入和安裝收入,會計分錄如下(單位為元):

  借:銀行存款  2260000

  貸:主營業務收入----鋁門窗銷售  2000000

  應交稅費----應交增值稅(銷項稅)  260000

  借:銀行存款  545000

  貸:主營業務收入----鋁門窗安裝  500000

  應交稅費----應交增值稅(銷項稅)  45000

  則甲公司應繳納增值稅為2260000÷(1+13%)×13%+545000÷(1+9%)×9%=260000+45000=315000(元);

  (2)第二份合同的稅收成本分析

  本案例中的甲公司通過簽訂銷售合同和安裝合同,由于第二份合同是純安裝勞務合同,可以選擇簡易計稅計征增值稅,選擇3%的稅率繳納增值稅。會計上分開核算,甲公司的會計分錄如下(單位為元):

  借:銀行存款  2260000

  貸:主營業務收入----鋁門窗銷售  2000000

  應交稅費----應交增值稅(銷項稅)  260000

  借:銀行存款  545000

  貸:主營業務收入----鋁門窗安裝  529126

  應交稅費----應交增值稅(銷項稅)  15874[545000÷(1+3%)×3%]

  基于以上會計核算,甲公司應繳納的增值稅為260000+15874=275874元,比第一份合同節約繳納增值稅315000-275874=39126(元)

  “合同價款”中含有“甲供材”金額的財稅風險及其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根據《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的通知》(財稅〔2016〕36號)附件2《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有關事項的規定》第(七)項第2條的規定,所謂的“甲供工程”是指全部或部分設備、材料、動力由工程發包方自行采購的建筑工程。

  根據《住房城鄉建設部辦公廳關于調整建設工程計價依據增值稅稅率的通知》(建辦標[2018]20號)和《財政部 稅務總局關于調整增值稅稅率的通知》(財稅[2018]32號)的規定,工程造價計價依據中增值稅稅率由11%調整為9%。即建筑工程造價=稅前工程造價(裸價)×(1+9%)=(不含增值稅的材料設備費用+不含增值稅的人工費用+不含增值稅的施工機具使用費+不含增值稅的管理費用+不含增值稅的規費+合理利潤)×(1+9%)。

  基于以上稅法規定,無論發包方還是建筑承包方購買建筑材料,都不影響工程造價。因此,“甲供材”一定是甲方(發包方)購買了計入工程造價的材料,設備和動力。如果甲方購買了沒有計入工程造價的材料、設備和動力,一定不屬于“甲供材”現象。

  (一)“合同價款”中含有“甲供材”金額的財稅風險分析

  所謂的“合同價款”中含有“甲供材”金額是指在建筑承包合同中的“合同金額”條款中的“合同價”以含有“甲供材”金額的合同價簽訂建筑承包合同的一種方法。這種以含“甲供材”金額簽訂的建筑承包合同存在以下財稅風險。

  1、工程結算的財稅風險分析

  (1)“總額結算法”的財稅風險分析

  根據“甲供材”業務中的“甲供材”金額是否計入工程結算價中,存在兩種結算法:“總額結算法”和“差額結算法”。所謂的“總額結算法”是指發包方將“甲供材”金額計入工程結算價中的一種結算方法;所謂的“差額結算法”是指發包方將“甲供材”金額不計入工程結算價中的一種結算方法。工程結算實踐中,以“合同價款”中含有“甲供材”金額簽訂的建筑承包合同,發包方往往都會選擇“總額結算法”。選擇總額結算法的稅收風險分析如下。

  第一,發包方存在的稅收風險

  選擇“總額結算法”有以下特征:一是發包方發出“甲供材”給施工企業使用時,財務上在“預付賬款”科目核算,而施工企業領用“甲供材”時,財務上在“預收賬款”科目核算。二是甲方或發包方購買的“甲供材”計入施工企業的銷售額(或產值)或結算價。三是根據結算價必須等于發票價(發票上的不含增值稅銷售額和增值稅銷項稅額的總和)的原理,建筑企業必須按照含“甲供材”金額的結算額向發包方開具增稅發票。

  基于以上特征,在“總額結算法”下,在當前增值稅稅率規定的情況下,施工企業開給發包方的增值稅發票中含有“甲供材”金額,發包方享受了抵扣9%(一般計稅項目)的增值稅進項稅額。同時由于“甲供材”是發包方自行向供應商采購的材料而從供應商獲得了13%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又享受了13%的增值稅進項稅額抵扣。換句話稅,發包方就“甲供材”成本,享受兩次抵扣增值稅進項稅,兩次抵扣企業所得稅。這顯然是重復多做成本,騙取國家稅款的行為。

  如果發包方要規避以上分析的稅收風險,則必須就“甲供材”向施工企業開具增值稅發票,而且發包方不可以按照平價進來平價出,必須按照“甲供材不含增值稅金額的采購價×(1+10%),作為計征增值稅的依據向施工企業開具13%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但是在實踐操作過程中,由于發包方沒有銷售材料的經營范圍,根本開不出銷售材料的增值稅發票給施工企業。也就是說,在實際操作過程中,發包方將“甲供材”視同銷售,向施工企業開具增值稅發票是行不通的,即使行得通,發包方采購進來的“甲供材”享受抵扣的增值稅進項稅額,被視同銷售產生的增值稅銷項稅額抵消了,沒有實際意義。

  第二,施工企業存在的稅收風險

  在“總額結算法”下,施工企業沒有“甲供材”的成本發票(因“甲供材”成本發票在發包方進行成本核算進了成本),從而施工企業就“甲供材”無法抵扣增值稅進項稅額,純粹要申報繳納9%(一般計稅項目)的增值稅銷項稅額。同時由于無“甲供材”的成本發票,只有領用“甲供材”的領料清單,在企業所得稅前能否抵扣?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第八條的規定,“甲供材”是施工企業實際發生的與施工企業收入直接相關的成本支出,是完全可以企業所得稅前扣除的。但是不少地方稅務執法人員依據“唯發票論”,沒有發票就不可以在企業所得稅前進行扣除,由于施工企業與稅務執法人員溝通成本的問題從而導致不少施工企業憑“甲供材”的領料清單憑沒有享受在企業所得稅前扣除的稅收政策紅利。

  (2)含“甲供材”金額簽合同無稅收風險的工程結算法:“差額結算法”。

  按照含“甲供材”金額簽合同的“甲供工程”現象的“差額結算法”具有以下特征:

  第一,發包方購買的“甲供材”金額(不含增值稅)不計入施工企業的銷售額(或產值)和結算價;

  第二,施工企業按照不含“甲供材”金額的工程結算額(不含增值稅)向發包方開具增值稅發票;

  第三,發包方發出材料給施工企業使用時,在財務上直接入成本,而施工企業領用甲供材時,財務上不進行賬務處理。

  基于以上特征,發包方憑借施工企業開具的建筑服務增值稅發票金額(不含增值稅)和材料供應商開具材料采購金額(不含增值稅)的增值稅發票入成本,分包享受抵扣9%和13%的增值稅進項稅額,沒有多抵扣稅金,施工方也沒有多繳納稅金的風險。

  (3)分析結論

  通過以上財稅分析,在含“甲供材”金額簽訂建筑承包合同的情況下,施工企業與發包方在工程結算時絕對不能采用“總額結算法”,應該采用“差額法結算”法。

  2、多繳納印花稅的風險

  由于印花稅時以合同金額為計稅依據,所以在建筑承包合同的“合同金額”條款中以含有“甲供材”金額的合同價簽訂的合同,“甲供材”金額必須繳納印花稅。而發包方與材料供應商簽訂的“甲供材”采購合同,“甲供材”金額必須繳納印花稅。因此,含“甲供材”金額的合同價簽訂的建筑承包合同存在“甲供材”金額重復繳納印花稅。

  (二)“合同價款”中含有“甲供材”金額的財稅風險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防范合同價款”中含有“甲供材”金額的財稅風險的合同簽訂秘訣如下:

  第一步:在建筑企業與甲方簽訂建筑合同中的“合同價條款”中約定:×××元(含增值稅,且含甲方提供的材料和設備金額,具體的金額以建筑企業領用甲方提供的材料和設備后,甲乙雙方結算金額為準),其中不含增值稅合同金額為×××元,增值稅金額為×××元。

  第二步:在建筑企業與甲方簽訂建筑合同中的“工程結算和支付條款”中約定:“甲供材”金額不計入施工企業的工程結算價中,甲方按照扣除甲供材部分后的工程結算金額向施工企業支付工程款。

  第三步:在建筑企業與甲方簽訂建筑合同中的“發票開具條款”中約定:建筑企業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向甲方開具3%的增值稅發票。建筑企業按照扣除“甲供材”金額后的工程結算金額向甲方開具增值稅發票。

  第四步:在建筑企業與甲方簽訂建筑合同中的“材料和設備條款”中約定:甲方提供施工企業在工程施工中所用的主要材料和設備,具體的材料和設備祥見附件:材料和設備清單。

  識別合同中“設備或材料供應”條款的財稅風險及其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對于建筑企業而言,建筑企業與發包方在簽訂建筑施工合同時,務必要關注合同中的“設備或材料供應”條款。該條款涉及到建筑企業與發包方簽訂的合同是否“甲供材合同”、“清包工合同”和“包工包料合同”。依據財稅〔2016〕36號文件的規定,簽訂“包工包料合同”的建筑施工企業必須選擇一般計稅計征增值稅,即施工企業必須選擇9%計征增值稅,向發包方開具9%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而簽訂“甲供材合同”、“清包工合同”的施工企業可以選擇一般計稅計征增值稅,也可以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決定施工企業選擇一般計稅還是簡易計稅計征增值稅的是與施工企業簽訂建筑施工合同的發包方。因供應此,建筑施工企業與發包方在建筑施工合同中的“設備或材料供應”條款中必須載明:建筑項目施工過程中的材料、設備是甲方或發包方提供還是乙方或施工方提供的字樣。

  一、合同中“設備或材料供應”條款約定“發包人供應材料或設備”的涉稅風險及其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一)涉稅處理

  1、建筑企業與非房地產企業(發包方)簽訂“發包人供應材料或設備”建筑承包合同的涉稅處理

  如果建筑合同中“材料、設備”條款約定:發包人自行供應承包方施工中所用的材料、工程設備,具體詳見“發包方材料、設備供應清單”。則如果在發包方同意的情況下,建筑企業可以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向發包方開具3%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如果發包方不同意建筑企業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的情況下,則建筑企業選擇一般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向發包方開具10%的增值稅。

  2、建筑企業與房地產企業(發包方)簽訂“發包人供應材料與工程設備”建筑施工合同的涉稅處理

  如果建筑企業與房地產企業簽訂“甲供材合同”,建筑企業到底選擇一般計稅計征增值稅還是簡易計稅計征增值稅,從以下兩方面來稅務處理:

  (1)建筑企業與房地產企業簽訂的“甲供材”合同同時滿足以下四個條件:

  ①享受簡易計稅方法計稅的主體:建筑工程總承包單位;

  ②享受簡易計稅方法計稅的建筑服務客體:房屋建筑的地基與基礎、主體結構建筑服務;

  ③甲供材的材料對象:房地產企業只限于自購“鋼材、混凝土、砌體材料、預制構件”四種材料中的任一種或四種材料,則建筑企業必須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計征增值稅”,而不能再選擇“一般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建筑企業必須向房地產企業開具3%的增值稅專用發票。

  (2)建筑企業與房地產企業簽訂的“甲供材合同”,如果在“設備材料供應”條款中明確載明:房地產公司購買“鋼材、混凝土、砌體材料、預制構件”四種材料之外的任何材料或輔料,則在房地產企業同意建筑企業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的情況下,則建筑企業可以選擇一般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也可以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當建筑企業選擇一般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時,則建筑企業向房地產企業開具9%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當建筑企業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時,則建筑企業向房地產企業開具3%的增值稅專用發票。

  3、建筑企業總承包方與建筑企業專業分包方或建筑企業總承包方與勞務公司或建筑企業專業分包方與勞務公司簽訂“發包方供應材料或工程設備”建筑施工專業分包合同或勞務分包合同的涉稅處理。

  建筑企業總承包方與建筑企業專業分包方或建筑企業總承包方與勞務公司或建筑企業專業分包方與勞務公司簽訂“發包方供應材料或工程設備”建筑施工專業分包合同或勞務分包合同中的“設備和材料供應條款”中約定:“乙方(分包方)工程施工所用的主要材料和設備由甲方(承包方)購買提供,其他輔料及低值易耗品由乙方(分包方)自己采購。”則該合同是清包工合同或是勞務分包合同。乙方(分包方)向甲方(承包方)開具3%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承包方依稅法規定可以抵扣增值稅進項稅額的情況)或3%的增值稅普通發票(承包方依稅法規定不可以抵扣增值稅進項稅額的情況)。

  4、業主(發包方)與建筑企業總承包方簽訂的建筑總承包合同中的“動力價款”條款中約定:建筑總承包方施工中所用的電、水和機油費由業主(發包方)提供的涉稅處理。

  如果業主(發包方)與建筑企業總承包方簽訂的建筑總承包合同中的“動力價款”條款中約定:建筑總承包方施工中所用的電、水和機油費由業主(發包方)提供的,則根據財稅【2016】36號文件的規定,在業主(發包方)同意建筑企業總承包方選擇簡易計稅計征增值稅的情況下,則建筑企業總承包方向業主(發包方)開具3%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如果在業主(發包方)不同意建筑企業總承包方選擇簡易計稅計征增值稅的情況下,則建筑企業總承包方必須選擇一般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向業主(發包方)開具3%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

  (二)“甲供材”合同的涉稅風險分析

  基于以上涉稅處理分析,如果建筑承包合同中“設備或材料供應”條款約定“發包人供應材料或設備”(其實是“甲供材”合同)的財稅風險主要體現兩方面:

  1、增值稅一般計稅方法的選擇導致增值稅稅負輕重的涉稅風險。

  由于“甲供材”合同的增值稅計稅方法的選擇與“甲供材”項目的工程造價由內在的聯系。即工程造價與增值稅計稅方法的選擇必須相匹配,具體體現如下兩方面:

  第一,如果發包方與建筑企業協商一致,建筑企業承包的“甲供工程”項目工程選擇一般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向發包方開具9%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則該工程項目的工程造價(招投標控制價)=(不含增值稅的人工費+不含增值稅的材料費+不含增值稅的施工機具使用費+不含增值稅的企業管理費+不含增值稅的規費+利潤)×(1+9%)=稅前工程造價×(1+9%)。其中“稅前工程造價”=(不含增值稅的人工費+不含增值稅的材料費+不含增值稅的施工機具使用費+不含增值稅的企業管理費+不含增值稅的規費+利潤)。

  第二,如果發包方與建筑企業協商一致,建筑企業承包的“甲供工程”項目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向發包方開具3%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則該工程項目的工程造價有以下兩種計價公式:

  計價公式一:工程造價(招投標控制價)=(含增值稅的人工費+含增值稅的材料費+含增值稅的施工機具使用費+含增值稅的企業管理費+含增值稅的規費+利潤)×(1+3%)。

  計價公式二:工程造價(招投標控制價)=(不含增值稅的人工費+不含增值稅的材料費+不含增值稅的施工機具使用費+不含增值稅的企業管理費+不含增值稅的規費+利潤)×(1+9%)=稅前工程造價×(1+9%)。

  因此,當建設單位或發包方按照“工程造價(招投標控制價)=(不含增值稅的人工費+不含增值稅的材料費+不含增值稅的施工機具使用費+不含增值稅的企業管理費+不含增值稅的規費+利潤)×(1+9%)=稅前工程造價×(1+9%)”對工程項目進行工程造價的情況下,除了財稅[2017]58號文件第一條和稅總發[2017]99號第一條第(三項)所規定的“建筑工程總承包方為房屋建筑的地基與基礎、主體結構提供工程服務,建設單位自行采購全部或部分鋼材、混凝土、砌體材料、預制構件的情況下,建筑工程總承包方必須選擇簡易計稅計征增值稅”之外,建筑企業可以選擇簡易計稅計征增值稅,向發包方開具3%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也可以選擇一般計稅計征增值稅,向發包方開具9%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如果建筑承包施工企業選擇一般計稅計征增值稅,向發包方開具9%的增值稅專用(普通)發票,則存在的涉稅風險是:建筑承包施工企業的增值稅進項抵扣不足,將要承擔較重的增值稅負擔。

  2、增值稅簡易計稅方法的選擇導致發包方要按稅率差扣除施工方工程款的爭議風險。

  在“甲供工程”按照“稅前工程造價×(1+11%)”(2016年5月1日至2018年4月30日)、“稅前工程造價×(1+10%)”(自2018年5月1日之后)和“稅前工程造價×(1+9%)”(自2019年4月1日之后)作為工程計價依據,施工企業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按照3%向甲方開具增值稅發票的情況下。甲方與施工方在結算工程款時,往往產生爭議:是否要從工程總價款中扣除8個點的工程款(2016年5月1日至2018年4月30日之間的“甲供工程”),或7個點的工程款(自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之前的“甲供工程”),或6個點的工程款(自2019年4月1日之后的“甲供工程”)。

  在現有稅法的規定下,如果甲方要扣除稅率差的工程款是嚴重錯誤的,與相關法律規定相悖。具體理由如下:

  第一,甲方強行剝奪建筑施工企業依照稅法規定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征增值稅的權利!同時違背國家工程計價規則。

  第二,違背稅法中的增值稅抵扣原理,致使工程項目的工程計價減少,變相降低工程價款,增加了建筑施工企業的項目損失。

  第三,,違背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法釋〔2018〕20號)工程結算規定,是無效的請求。

  第四,違背招標投標法和《建設工程價款結算暫行辦法》的規定

  (二)合同中“設備或材料供應”條款約定“發包人供應材料或設備”的涉稅風險防范的合同簽訂秘訣

  1、在工程概算和發招標文件環節進行防范

  (1)“甲供工程”簡易計稅方法的防范策:一是在“甲供工程”的工程概算時,按照營業稅體制下的工程計價進行工程造價,即按照(含增值稅的人工費+含增值稅的材料費+含增值稅的施工機具使用費+含增值稅的企業管理費+含增值稅的規費+利潤)×(1+3%)進行工程造價。二是甲方在發招標文件時,在招標文件中明確規定“甲供工程”的計稅方法是簡易計稅方法。

  (2)“甲供工程”一般計稅方法的防范策:一是在“甲供工程”的工程概算時,按照增值稅體制下的工程計價進行工程造價,即按照(不含增值稅的人工費+不含增值稅的材料費+不含增值稅的施工機具使用費+不含增值稅的企業管理費+不含增值稅的規費+利潤)×(1+9%)進行工程造價。二是甲方在發招標文件時,在招標文件中明確規定“甲供工程”的計稅方法是一般計稅方法。

  2、在簽訂“甲供工程”的建筑合同環節進行防范

  (1)在“甲供工程”按照一般計稅方法進行工程計價的情況下,在簽訂建筑合同中的“工程結算和支付”條款應明確約定:建筑企業按照一般計稅方法計稅計征增值稅;同時在“發票開具”條款中約定:建筑企業按照不含“甲供材”金額的工程結算款向甲方開具9%的增值稅發票。

  (2)在“甲供工程”按照一般計稅方法進行工程計價,甲方同意建筑企業選擇簡易計稅方法的情況下,在簽訂建筑合同中的“工程結算和支付”條款應明確約定:建筑企業按照簡易計稅方法計稅計征增值稅;同時在“發票開具”條款中約定:建筑企業按照不含“甲供材”金額的工程結算款向甲方開具3%的增值稅發票。

又黄又刺激的免费视频-又黄又免费的美女视频